算命
星座算命

【爱莎情感密码——你永远不知道我爱你】

2019-09-10 20:30:44作者:admin

星座猫-最全的十二星座运势配对查询大全

爱莎情感密码——你永远不知道我爱你

爱莎塔罗

 

        当爱情悄然不息的接近我们茫然不知,当爱情花苞即将开放的时候我们却傻傻的大义凌然,“我不想我的闺蜜伤心,”当爱情是别人

的硕果时,我们就后悔的滴下泪水,曾经我也爱过他,只要他好我就幸福。幸福?真的幸福吗?当爱情临近我们不懂得握住,我们大公无私,是愚蠢还是很愚蠢?爱情其实就是自私的,是你的就不要放手让他飞扬。


  毕业那年,她到外贸公司应聘。接待她的是两个年轻的男子。一个偏分头,一个短平头。一样的年轻,一样的英俊。
  面试的内容很简单。简短地问了几个问题之后,两名主持者就开始扯到了别的事情上。短平头很能说,不管她愿不愿意,天南地北地胡侃一通。言辞之间,错漏频出。她是个认真的人,容不得半点错误。于是坐在他们对面一个个地纠错。那天,她和短平头你一句我一句地说了大半个下午。偏分头则一言不发,坐在一旁认真地听着。他的微笑,灿若春日的朝阳,直直地打在她心上,然后温柔地泛了开去,那么温暖。
  不知不觉,到了下班时间。他们站起身来和她握手告别。临出门时,偏分头忽然轻声对她说,有了消息,我们会通知你。他的声音很轻,却特别清晰,一个字字地打在耳膜里,久久回荡。
  回到家,已经是晚上八点了。她在楼下的粥店吃饭。粥店老板有个女儿,叫小伊。十九二十岁的模样,长长的头发,白皙的肌肤,精致的五官,走路小心翼翼,看到面生的客人脸上还会泛红。她一边慢慢地喝粥,一边偷偷地看小伊。每次到这里吃饭,她都会想,这么一个水晶般的女孩,竟被埋没在了大上海的一条小巷里,甚是可惜。
  时间就这么一天天地过去了。淡淡的,就像她每天的生活一样,嗅不出任何激情和浪漫的味道。这些日子,她曾面试过许许多多的公司,面试的职位不同,答复却大都一样,回去等电话吧。她明白,这句话就是委婉的拒绝。不伤人,却又最伤人。
  三周后的一个下午,她忽然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。那名男子的声音很低,在话筒里却异常清晰。
  你好。请问是苏晓缎吗。
  嗯,我是。她觉得男子的声音陌生,却又有一丝的熟悉。仿佛在梦里听过一般。
  我是崎昀外贸公司的麦郅。三个星期前,我们有过一番面谈。
  见她没有反应,他又继续说着,似乎想寻找一些细节来令她记起往事:当时,你和我的同事林晟谈了大半个下午。还记得吗。
  她终于想了起来。那次,她本是抱着玩一玩的心态去应聘的。如今的社会,最不缺的就是大学生。以她一个刚毕业,一点经验都没有的本科生,便去应聘总经理助理。想想也是瞎捣蛋。但对方却让她有了面试的机会,还让两人陪她聊了大半的下午。现在想来,她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。
  这样想着,她的语气便开始有些犹豫。嗯,想起来了。那么,你有什么事呢。
  如她所想,麦郅带来的当然不可能是好消息了。他认真而委婉地向她讲述落聘的事实。挂断电话之前,忽然问,苏晓缎,周六下午我和林晟要去静安寺,你一起去吗。
  她想了想,反正周末也无事,便同意了。挂了电话之后,她想,麦郅真的是一个认真的人,面试后说会通知结果,果真如约了。然后,不知怎么,她忽然有了一种直觉,好像他们之间会发生什么事似的。
  那个周末,当她赶到静安寺时,他们已经等在门外了。见了她来,林晟便欢呼,我们的缎mm来喽。我们的缎mm来喽。仿佛和她已经很熟悉一般。而麦郅则在一旁微笑。
  她想,林晟还似以前一样,喜欢大声说话,肆意玩闹,毫无顾忌。而麦郅,仍旧那么沉默,静静地倾听,淡淡的微笑。仿佛不食人间烟火一般。
  那天下午,三人在静安寺呆了很久。苏晓缎刚来上海,对周遭的一切都不熟悉。林晟带着她把整个寺庙转了个遍,麦郅静静地走在身后,倾听他们压低了声音的争论。或许是上天注定了的,她和林晟总是那样,只要两人呆在一起,必定会为了这样那样的问题争论。喋喋不休。
  他们在糕点摊前停下来的时候,已经是下午五点了。林晟一下捏起了两个豆沙糕。一边在嘴里咀嚼,一边还在和她讨论刚才争论的话题。看她两手空空,才恍然地把手里剩余的一个豆沙糕递过来给她。苏晓缎,来,我请你吃个豆沙糕吧。
  她摇摇头,正要自己伸手去摊边拿。麦郅已经递过来一个红豆的。他的微笑让她感觉温暖。她想,他是怎么知道自己喜欢红豆的呢。她静静地看着他,心里忽想,那么细心的一个人,若能与之携手到老,该是一种怎样的幸福呀。
  遐想中,他们回到了大堂,他们站在一旁,而她则跪下身去拜佛祈福。出得门来,林晟凑到耳边,坏笑着问,苏晓缎,方才,许了什么愿望呢。是不是求菩萨早日赐你一个好夫君呀。
  她顿时满脸绯红,偷偷瞥了麦郅一眼,然后一拳打在了林晟胸前,疼得他呲牙裂嘴,半晌不敢吭声。

 

  二
  从静安寺出来,麦郅说,听说附近有一家小店,专门为人保存愿望,可以把自己的愿望写在纸上,挂在祈福树下,日日夜夜接受祈福。
  林晟说,这种事你都信么。还是先填饱肚子吧,我都要饿坏了。于是麦郅和她便看着林晟笑。三人开始讨论如何解决温饱问题。林晟说去吃西餐,麦郅微笑不语,苏晓缎便说,我来带路吧。她带他们去了粥店。漂亮的小伊拿了菜单上来。苏晓缎要了皮蛋粥,林晟和麦郅都要了猪肝粥。她的粥最先上来,然后小伊回去端猪肝粥。林晟敲着筷子和她打赌,说小伊会先把粥先给他,她说不可能。他们紧张地看着小伊走到身边。稍一犹豫,小伊便把粥端到了麦郅面前。于是苏晓缎夸张地笑着说我赢了,但不知怎么,她的心里却忽然黯淡起来。
  林晟很快和小伊套上了近乎。他得知,小伊是同济大学外语系大三的学生。利用暑假帮父母照看生意。小伊对他们也很有好感,再加苏晓缎是店里的常客。便搬了椅子坐在一旁闲聊。一来一往,大家便成了朋友。
  第二次出去时,在林晟的安排下,小伊也跟了来。四人在咖啡厅里闲聊时,苏晓缎又忍不住和林晟争论起来。于是,小伊和麦郅便在一旁笑。小伊玩笑说,你们一说话就吵架,却又不生对方的气,真是一对欢喜冤家。
  林晟拍了拍苏晓缎的肩膀,大声地说,我们本来就是天生一对嘛。
  于是,小伊和麦郅就在一旁哈哈大笑起来。苏晓缎见麦郅不但不帮着说话,反而和小伊在一旁笑她。便生了气,当林晟再次把手放在她肩上时,就赌气不再将它抖开。
  这般一来一往,几次下来,大家都当了真。到了后来,小伊与林晟开玩笑时,都会避嫌般偷偷地看苏晓缎的脸色。曾有那么几次,苏晓缎想向大家澄清,她与林晟之间没什么,但每每见麦郅一副不在乎的模样,便恼怒起来,懒得再去分辨。年少的情怀是那么纯真,却又那么随性。明知不该,却让肆无忌惮在心中升腾。
  时间就这么一天天地过去了。九月初,林晟偷偷告诉她,麦郅已经和小伊好上了。第二天的聚会上,她看到小伊幸福地拉着麦郅的手,笑盈盈地向自己走来。林晟大声说,你们真的很般配,金童玉女一般。她觉得这词很俗,但却找不到更合适的词来形容他们。她悄悄地向麦郅看去。他还如往常一样微笑着,一副幸福安定的模样。
  那天上午,小伊拿了相机,要苏晓缎帮她和麦郅照张合影。苏晓缎端着相机,看着镜头前的他们,心里忍不住的酸楚。小伊这么一个水晶般的女孩,若她是男子,想来也会喜欢的。而自己,又有哪一样能与她相比呢。
  这样想着,她轻轻地按下了快门,心在那一刻,却变得黯淡起来。

 

  三
  小伊很快就返校上课了。而她,也在浦东的一家外贸公司上了班。工作上的繁忙,拉开了她与麦郅的距离。她已经记不清到底有多久没有见到麦郅了。上班发呆的时候,她常常会一点点地回想她与麦郅相识至今的每一个细节。他与她的对话不超过十句,留在她记忆最深处的还是他淡淡的微笑。温和的,安静的,还有点点的柔情。可是,那种柔情,她却已不能再体会了。那是他给小伊的。那么温暖的柔情,也只有小伊这般水晶般的女孩才能与之相配了。
  林晟却还是常来的。每次来都会给她带些好吃的。巧克力,豆沙糕,红糖酥。他以为,这些女孩们都喜欢的腻腻的甜食,她必会喜欢。却不知,她恰恰是例外。看着他坐在沙发前边看电视边吃豆沙糕时,她想,若是麦郅在,必定不会选了这些零食。他是那么了解她。就像那日,静安寺里,他伸手便拿了块红豆糕给她一样,丝毫都没有犹豫。
  她从没想过,思念的日子,也会过得这般快。转眼,一年过去了。她已经在公司站稳了脚跟,小伊毕业后被浦东一家银行录用,麦郅也因业绩出色提了主任。一切似乎都在渐渐变好。林晟还是那副模样,喜欢海侃,喜欢买些甜腻腻的零食给她,却从未留意,那些零食,她几乎从未沾过口。男人总是那么粗心,以为付出,就是对女人的好。却从未想过,这种付出,是不是她所期盼的。她想,麦郅必定不会这样对待小伊。他是那么细心,那么体贴。仿佛能看透女子心思一般。
  每次看到麦郅和小伊在一起时的幸福表情,她都会想,就这样吧。他能过得幸福,于她,已经足够。转念想想,林晟也还是不错的。对她也关心,虽然更多时候,他都不知道她真正想要什么。
  每天清晨,小伊都会约她一起坐地铁去浦东上班。小伊脸上的幸福让她感觉到一丝的惆怅,但更多的还是欢喜。小伊幸福,便是麦郅幸福。麦郅幸福,便是她的幸福。可是,既是幸福,为何自己还如此忧伤呢。
  在地铁上,小伊每天都会给她讲麦郅的事情。小伊说每天晚上,麦郅都会上下八楼地为她买零食吃,从不抱怨。小伊说麦郅每天都会叫无数个亲爱的,仿佛自己是他的心肝一样。小伊说麦郅会常常给她买松仁、青枣、红豆糕、芭乐吃,这让自己觉得很幸福。
  苏晓缎说,可是,小伊,你不是喜欢吃巧克力、红糖酥和橙子吗。
  小伊欢喜地说,只要是他买的,我都喜欢。
  她看着小伊一脸幸福的模样,几乎要流下泪来。她在心里默默地说,麦郅,虽然我不快乐。可是,你是幸福的。你一定要永远幸福,好吗。
  那个周末,她找到了麦郅。她低着头,不敢看他的眼睛。她说,麦郅,你不要送小伊松仁和青枣了,她喜欢吃巧克力和红糖酥。说完,她转身要走。麦郅忽然拉住了她。
  苏晓缎,小伊对你真的那么重要吗。
  她笑着说,是的。麦郅,小伊是那么温柔,那么漂亮的一个女孩。她就像我的姐妹,我希望她永远幸福。
  她轻轻地拨开了麦郅的手,向前走去。她听到自己心里有个声音在说:是的,小伊是我的姐妹,我希望她快乐。可是,麦郅,我更希望你幸福。

 

  四
  麦郅和小伊终于要结婚了。十一月月末,麦郅来给苏晓缎送请贴。他说,苏晓缎,我和小伊的婚礼,你一定要来呀。
  她努力让自己保持着微笑。放心,我一定会去的。
  他把请贴轻轻地放在她手心。在他转身离开的一刹那,她忽然叫住了他。麦郅。
  他回过头,微笑着看她。还有什么事吗,苏晓缎。
  她紧紧地看着他。我祝你和小伊永远幸福。
  我也祝你和林晟幸福。
  十二月初六,她和林晟去参加麦郅和小伊的婚礼。这是一场热闹的聚会。到处都是欢喜的红色,到处都是笑脸,到处都是欢笑声。小伊穿着婚纱的模样,让所有人误以为天使降临。穿着礼服的麦郅保持着习惯性的微笑。他们的幸福连平日里粗心大意的林晟都看得陶醉起来。
  新郎新娘开始向来宾敬酒。他们微笑着接受所有宾客的祝福。轮到她时,平时滴酒不沾的她为自己倒了满满一杯葡萄酒。她说,小伊,麦郅,你们是那么的般配。我祝你们白头到老。她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时,在暗红的葡萄酒里看到了自己的影子。那么快乐,却又那么孤单。她看着一脸英气的麦郅,很久很久。然后,她在心里轻声地说,麦郅,你永远都不会知道,我一直都如此痛苦地爱着你。
  小伊和麦郅很快就到别桌敬酒了。她看着热闹欢喜的婚礼场面,忽然对身边的林晟轻声说,林晟,你看,多么美好的婚礼呀,这样喜庆的红色,这么多真挚的祝福,他们一定能永远幸福的,你说对吗。
  林晟说,是啊。苏晓缎,我们也结婚吧。
  她没有回答,忽然倒在林晟怀里,掉下泪来。

 


  五
  整整一周,她都没能从婚礼上的那场醉酒中清醒过来。头晕晕的,四肢乏力,提不起精神。她想,为什么一杯葡萄酒便有如此大的酒力,让她在这场告别中沉醉。他们幸福的婚礼,对于她来说却是多么凄凉的一次告别呀。婚礼上的小伊,那么甜蜜。而她,却又那么痛楚。他终究走了,离开了她,完全进入了小伊的生活。而她呢,她的幸福会在哪里。
  她决定离开上海。是该告别了。到了此时,她才明白,她是不可能永远和林晟在一起的。从一开始,他们就是在别人的玩笑中走到了一起。他可以给她短暂的快乐,却注定不能给她永久的幸福。永远都不可能。
  她买了到北京的机票,甚至没有向麦郅和小伊告别,只给林晟留了一封道别信,便提着行李出了门。
  当出租车经过静安寺时,她忽然让司机停了车。她走进寺里,糕点摊还像他们第一次来时一般热闹。她买了一块红豆糕,安静地吃着,体味着那一丝淡淡的香甜。
  经过大堂时,她忽然想起一年半以前,她随着麦郅和林晟进去,跪下身来拜佛祈福。出得门来,林晟凑到耳边,坏笑着问,苏晓缎,方才,许了什么愿望呢。是不是求菩萨早日赐你一个好夫君呀。
  而她的脸,在那一刹那,好红好红。因为,她拜下身,在心里求菩萨的愿望便是:愿将来的某一天,她能穿上雪白的婚纱,挽着麦郅的手,微笑着接受宾客的祝福。若是那样,自己该是多么幸福。
  走出寺来,正要上车,忽然想起那次他们从寺里出来,麦郅说附近有一家小店,专门为人保存愿望,可以把自己的愿望写在纸上,挂在祈福树下,日日夜夜接受祈福。多么美好呀。她犹豫了一下,还是决定让司机帮忙寻找这家小店。
  几分钟后,她便找到了这家店。那是一个破落的三层小楼。最底层有一个大厅,厅中央摆了一棵很大很大的塑制樱兰树,开了一整树的雪白樱兰花。大大小小的树枝上,用细线挂满了一张张纸片。上面写着祈福者的愿望。
  她把店主给的纸片压在墙上,写上了自己的祈福:麦郅,我想,离别或许是我最好的选择。我无法日日面对小伊的笑脸,她眼里的那种幸福,不是我所能承受的。虽然我知道,那也是你的幸福。所以,请你原谅我的脆弱。麦郅,你的微笑,已经深深刻在了我的心里,所以请容许我在心头默默想你。麦郅,我想你记住,无论到了何时、何地,我都无法忘记你。
  她把纸片系上细线,用竹竿撑起,可是,几乎所有大大小小的树枝都挂满了别人的愿望。属于她的愿望,应该挂在哪里。她仰着头在树下寻找,寻找属于自己愿望的支点。一张正反密密麻麻写满了字的纸片吸引了她。她走过去,轻轻地握住了它,定定地看着。
  苏晓缎,你是幸福的。但我,还是愿意再为你祈一次福。因为,我希望你比现在更加快乐。
  第一次见你,我的心里便有了一种感觉,仿若你是我前世执手之人。你的一举一动,你和林晟的争论,你对我的淡淡微笑,都让我在心里断定,你应是我今生白头偕老的人了。可是,你和林晟是那么快乐。小伊说你们是欢喜冤家。真的,你们是那么相像,仿佛生来就是为了彼此相遇相守一般。苏晓缎,我不愿破坏你的幸福,虽然我知道,自己是这么地爱你。
  还记得那次在静安寺吗。你跪下身去拜佛祈福,样子是那么虔诚。那时,我心想,若是你许的愿望是关于我和你的,我便是什么都不要,也要和你在一起。呵。想想也只能是梦想,当时的你,怎么可能喜欢上我呢。
  后来,你和林晟的感情越来越好了,而我,也和小伊走到了一起。那天,你为我和小伊拍照,那时的我,心想,若那一刻,与我并肩站在镜头前的不是小伊,而是你,该有多好。
  你是那么特别的女孩。那日,在静安寺,林晟给你豆沙糕,你的眼睛却瞄上了红豆糕。我便取了给你。那时,我想,你或许是一个平淡的人。不喜欢甜腻的豆沙,惟独喜欢淡甜的红豆。纯淡香甜,就像爱情一样。
  苏晓缎,你说,我是不是很傻。漫漫红尘中,我们都有了各自的一半,我还是无法忘记你。每日每日地想念你,那么凄苦。每天晚上,我都会借口给小伊买零食,一个人跑下八楼,在角落黯然泪下地想你。每日,我都无法控制对你的思念,想大声地呼唤你,却知已不可能了。于是,只能借着喊小伊时唤你。知道吗。那一声声亲爱的,是如此甜蜜。虽然面对的是小伊,心里想的却全是你。
  那天,你来找我。你说,不要再买松仁、红豆糕给小伊了,她喜欢的是巧克力。可是,我又怎么会知道呢。你喜欢红豆糕,所以,我便以为所有女子都如你一样喜欢了。
  有时,我也会想,为什么我要承受如此的痛苦呢。我想向小伊言明一切,然后去找寻你。我想,为了你,我愿意承受所有的负罪,为的只是我们能永远地在一起。可是,你说,小伊就像你的姐妹,你希望她永远幸福。既然你希望她幸福,我便应如你所愿,让她幸福,让她做最美丽的新娘。把对你的爱永远地给了她。
  婚礼那天,你说,祝我和小伊幸福。可是,你不知道,在那一刻,我多么希望站在婚礼上,得到祝福的,是你和我。这样的幸福和快乐才是完整的。若是那样,该是怎样的幸福呵。
  我想,你和林晟也很快就要走上婚姻殿堂了。那么,就让我用我所有的爱祝福你。你是那么美好,你应该得到上天所有的眷顾和祝福。你一定会幸福的,直到永远。
  只是,苏晓缎,你永远都不会知道,我曾那么痛苦那么虔诚地爱过你。
  久久抚摸着那张写满字的纸片,她忽然靠在祈福树上,失声痛哭。



 

上一篇:历史百科:2015.07.10 下一篇:【史上最全——曝光12星座怪怪性格】